主页 > 合作客户 >

抹黑C罗和高晓松的翻译究竟是谁?爆料蹭热度弄巧成拙职业操守还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26 14:47

  原标题:抹黑C罗和高晓松的翻译究竟是谁?爆料蹭热度弄巧成拙,职业操守还要吗?

  世界杯刚刚落下帷幕,赛场的热度还没有散去。球迷们还沉溺于为自己支持的队伍呐喊的激动情绪当中,只看球星颜值的伪球迷们也尚在为自己的男神“球星”打Call的欢喜之中。

  在C罗的中国行活动中,有一项安排是参加以高晓松为主持的《晓说》节目的专访。

  消息一出,许多人都对这期节目表示期待。毕竟这是C罗在中国的综艺节目首秀。这一次采访,更是C罗刚刚转会,加入尤文图斯队之后进行的。各方面都很期待。

  据悉,C罗的北京之旅行程很紧,7月19日他要参加赞助商举办的活动,还要在北京三里屯出席球迷见面会;7月20号他要亮相2018耐克校园足球联赛总决赛现场,和中国小球员以及中国球迷举行近距离接触。

  而高晓松也是做了十足的准备,早早的在微博中向球迷们征集关于C罗的话题,给球迷们一次向自己偶像提问的机会。

  虽然有C罗采访的《晓说》节目已经于20日完成录制,尚未播出。但从昨晚到今天却因为一位翻译的爆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大家关注。

  C罗团队在参加高晓松节目《晓说》的提问时失去了耐心,尤其是高晓松问他退役以后打算的问题,C罗认为他还在人生巅峰,说着些太早了。而且C罗团队不断用葡语抱怨,还用葡语说了句国骂Fode-se。

  而这位爆料的翻译,正是在由Nike公司请来的在采访现场做备用的葡萄牙语翻译。

  这位翻译老赵,叫做赵顶词,本名赵恒志。曾是某广播电台葡萄牙语部记者,在巴西生活和工作过4年。由于这样的生活经历,对巴西和葡萄牙足球有着一定了解。从2002年世界杯开始,就不断从事足球方面文章的采写,长期担任《大话体坛》节目的足球评论员。

  由于高晓松用流利的英文与C罗对话,这名本来在现场做葡萄牙语的翻译,一时没了用武之地,全程没有上场。或许正是因为没有施展自己的才华,才使得他有了在网上爆料博眼球赚关注的动因。

  在回看采访素材时,由于素材中有一些C罗及其团队用葡萄牙语沟通的内容,这名翻译被请来为制作方解释一下其中的意思。

  由于这位西班牙语翻译的爆料,使得C罗到访中国的相关话题热度不减。高晓松不得不出来进行回应。

  高晓松不仅说了一些采访台前幕后的故事,更是表示,每个节目中出现一些小问题都非常的正常,节目很棒,C罗人也有很幽默,有点小误会瑕不掩瑜。

  重新梳理这件事可以看出,之所以能有“高晓松惹怒C罗”这样的话题出现,始作俑者正是这位翻译的爆料。

  一位翻译作为客户中跨域语言障碍沟通的桥梁,可以最直接地获得双方最全面的信息,这也正是翻译这个职业的特点之一。

  而获取了客户双方沟通内容的信息,并不代表这样的信息翻译具有所有权和披露权。

  试想,多少涉及商业机密的跨国合作谈判都是在翻译的帮助下完成的,多少国家领导人的会晤、重要的谈话,也是在翻译的辛勤工作下实现的。但是这些翻译有把这些谈话的内容披露出来过吗?

  因为每一个翻译的第一职业操守,就是为客户保密。甚至可以说,他们只是一个语言转换的机器,在两方沟通时达成信息的交换,而自己是不可以记一下来移作他用的。

  而由于翻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可以像电脑不安装储存介质就不储存数据一样简单地处理这个问题,所以才需要有职业道德的约束。

  这一次,高晓松和C罗本身没有矛盾的采访双方之所以能出现如此大的“矛盾”,正是因为这个翻译小题大做的爆料,搅起一潭浑水。

  更令人气氛的是,在这篇被转发了无数次的老赵的微博中,还有赤裸裸的性别歧视!

  这位翻译自说自话的说,可能是高晓松并不为C罗所知,所以C罗表现出不耐烦。如果换一个美女主持人,C罗可能更耐心一些。

  高晓松作为电视媒体的人物,或许的确还没有著名到被全世界每个人所熟知的地步。但是作为进行采访的主持人,无关是否有名,他都是在完成本职的工作。

  多少体育赛事后簇拥体育明星采访的记者,难道他们都有名到被受采访对象熟知的地步吗?这样的采访不也顺利进行了吗?

  因此以高晓松不出名来解释采访出现的瑕疵,说到底是这名翻译井底之蛙小题大做的浅见。

  不光把女性说成了搔首弄姿讨男人喜欢的形象,更是对C罗人格的侮辱。见着女主持人才有耐心,这直接把C罗丑化成了好色之徒。显然,这场早已约定好,彼此都充分沟通过的采访,C罗至少是知道采访他的人的性别的,根本不存在对男主持就没耐心,对女记者就笑脸相迎的可能性。

  这位翻译老赵的说法,除了让人知晓了他狭隘的内心之外,并不能说明采访过程中出现问题的原因。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反倒让人怀疑是不是在工作生活中,这位翻译老赵也有对着女人笑脸相迎,对着男人爱答不理的别有用心。

  老赵爆料微博中最后一句“哪怕让我直接跟他用葡语聊,他们可能都不会这么口无遮拦”或许倒是道出了他心里的话:

  都怪优酷请了高晓松这个会英语的人,才让我没有得以上场跟C罗对上话。要是请个不会英语的美女主持来,C罗有耐心,我更有了施展才华的大舞台!

  或许,这名作为同传的翻译说这话的本意也并非如此,但是这短短的几句话折射出的“直男癌晚期”价值观正是如今提倡男女平权的社会所最遭人鄙视的。

  这几句借着工作之便的爆料,不仅违反了一个翻译的职业操守,个人自说自话的点评,更是暴露出无知与愚昧。

  说到底,正如高晓松回应的那样,每一个节目录制现场出现一些小问题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而把这种事情拿出来制造话题,就是一种别有用心的自我炒作!

  一个母语是中文的高晓松,和一个母语为葡萄牙语的球星C罗,用着英语进行沟通努力的完成采访,在沟通上自然会有一些不到位和产生误会的地方。

  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期节目也顺利的完成。在大家都翘首以盼C罗的中国综艺节目首秀的时候,却因为这几句没有职业道德的爆料,搞得乌烟瘴气,沸沸扬扬,甚至成了高晓松与C罗发生了矛盾。

  最后,附上这名翻译曾经的一篇文章,看看他是如何将工作场合的事情抖落出来的:

  转这个例子说明一下做一个好翻译其实很难的,不光你的语言水平要没问题,同时对一些新词、专业词汇这些都要十分的清楚,否则很容易闹笑线日)下午,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的儿子,小萨马兰奇先生,在国际台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北京的一些媒体都在。大家提问吧……

  中央电视台的一个美女记者,先问了一个问题,还不错,我记不清了,大概是跟奥运会有关。但是下面这个美女所做的可真是“画蛇添足”了:

  “萨马兰奇先在,我想再问您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皇家马德里是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我们想多一些跟它的交流和考察,这么方面有没有什么计划和安排?”(大致意思如此,不是原话)

  在我们的翻译开始翻这个问题之前,在场的,已经有人开始窃笑了,当翻译到一半的时候,萨马兰奇先生,还有他的随行,两个人已经不停的摇手指,摇头……这时候翻译,也不好意思再翻下去了,就直接用中文对这个央视MM说:“不好意思啊,萨马兰奇先生……是巴塞罗那人……”在场的所有人爆笑……

  不过,萨马兰奇先生毕竟是经过世面的人,玩笑归玩笑,最后他还是说了几句来收场:“西班牙有世界上最好的联赛,最好的俱乐部,但是我们的国家队却没有进过任何国际大赛的决赛,因此我们在这方面更应该想办法做得更好。”

  看到这一幕不禁想起了这些年来当老记和当翻译经历的一些跟足球有关趣事。俗话说,言多必失。老记也好,翻译也好,都是用嘴的活儿,话说多了难免出错,所以,我特能理解被大家出了语录的韩老师……好了,扯远了,再说两个真事儿吧,仅供大家娱乐。

  2003年初,中国队跟巴西队在广州有一场友谊赛,我跟随央视一行作翻译工作。新闻发布会的当天,组织方找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葡萄牙语老前辈给扎加洛,佩雷拉,卡福等出席发布会的巴西队教练和球员当翻译。这位前辈的葡语,应该是没问题,但是,对足球实在是几乎一无所知。当扎加洛说公布首发队员的名单时,老先生跟着扎加洛用葡文重复队员的名字,因为他不知道这些队员的中文名字都翻译成什么。于是,在场的老记听得是晕头转向。更晕的是,老先生连FIFA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所以扎加洛后面的话里,所有跟国际足联相关的内容,老先生一概不翻,在场的老记们开始抗议了,因为从翻译那里根本无法得到想要的信息。我看到他偷偷的问扎加洛:“FIFA是什么?”扎加洛头急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FIFA是个组织!”老先生还是一头雾水……

  我一看这情况,赶紧举手问问题,我干脆自己用葡语问,然后自己再把问题和扎加洛的回答翻译一边给在场的老记们听。基本上,发布会的后半部分,翻译工作就是我来做的。说实话,作为一个葡语的晚辈,看着老爷子在台上涨得通红的脸,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要不是工作需要,我真的不会那么干的,但是当时的情况,我只能挺身而出,否则整个发布会就完了。

  发布会下来以后,扎加洛边走边跟我说:“组织者怎么搞的,给我配的翻译,怎么能连FIFA都不知道呢?”我还赶紧解释说,老先生葡语很好,就是足球可能知道得少了点儿……这时候,老爷子突然从身后赶来了,气冲冲的说:“行啦,年轻人,我承认足球我是个外行,你就别再添油加醋了!”唉……我冤枉啊我……

  要说米卢的翻译虞惠贤,可是我们在大学时候的偶像啊。那时候,大家都特羡慕和佩服他,私底下亲切的称他老虞。尽管我们的西班牙语老教授总是批评老虞的西语水平,说米卢的话,他没多少翻的准确的。可是我们都觉得,中国队能出线这个事实至少证明了老虞是成功的,就算中国队是在他的“带领”下出的线,我们也认了,那从侧面说明,他也是相当牛的啊。

  不过后来有一次米卢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老虞真闹了个笑话。当时有人问米卢,在皇家马德里的主场伯纳乌球场,有过什么样的回忆和经历。老虞不知道伯纳乌怎么说,就按照汉语的发音,发了一个类似Benau的音。他觉得米卢应该会猜到。但是,米卢当时说,不知道,没听说过Benau是哪儿的球场。在场的人都很惊讶,觉得不可能啊,米卢不可能不知道伯纳乌。这时候,我们台西班牙语部的杨老师,赶紧救场,告诉米卢是Bernabeu球场。米卢才恍然大悟。

  其实这个笑话,也不能完全怪老虞。最初这个球场名字也不知道是谁从什么语翻译而来的。按理说,音译的话,应该是“贝纳贝乌”,或者“贝尔纳贝乌”什么的,怎么就来了个“伯纳乌”呢?确实,害了大家,害了老虞。

  别光说别人,说点自己的事儿给大家乐乐吧。还是在前面说的03年那次巴西队和中国队的友谊赛。赛前有很多巴西球迷出现在广州,我们决定采访其中一些人。有一个大胡子的老球迷,我让他谈谈对这场比赛的预测。他说了很多,其中特别强调,他觉得罗伯特.卡洛斯会进球,而且是一个“Gol de falta”。这个词组从表面上的意思是“错误的进球”,但其实它的真正意思是“任意球”。

  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固定说法。于是就从字面猜,说:“这位老球迷,预计卡洛斯会进一个……一个乌龙球!”跟我一起采访的央视的记者马鑫大哥,觉得我翻译的可能有点儿问题,就问我:“乌龙球?你有把握么?我怎么觉得这个老爷子还挺喜欢卡洛斯,怎么会预测他进乌龙球呢?”我也被问得发毛了,不过还是嘴硬:“应该,应该有把握吧,字面上就是这个意思……”

  可能是马鑫大哥觉出了这段翻译有问题,真正播出的时候,这一段掐掉了。现在我想起来,真是感谢马大哥啊,要是真播出去了,万一卡洛斯看见了还不得告我侵犯人家名誉权啊……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作者:admin